收藏网站
客户服务
会员加入
英才诚聘
版权保护
友情链接
日本語
 
 
 

古天一2017秋拍|艺海遗珍讲述古代灿烂文明

2017-12-25

古天一2017秋拍|艺海遗珍讲述古代灿烂文明


古天一2017秋季拍卖会

预展:12月20日-21日

拍卖:12月22日

地点:北京金茂威斯汀大饭店


中国的唐宋文明对世界影响深远。

唐代文化的最鲜明特征,就是具有巨大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平等地对待和吸收外来文化。唐代的文化艺术多元交汇、辉煌灿烂。大唐盛世时期,首都长安更是世界文化、艺术中心。

宋承唐后,是中华文化发展史上的又一高峰期,所以在文化发展史上人们往往将唐宋并称。宋代在承传前代文化的基础上开拓演进,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宋文化,足与唐代文化并肩屹立。

本次古天一秋拍汇集了多件具有唐宋风格的艺术珍品,如陶瓷、金银器、雕塑、玉器、琉璃器等,千百年之后依然保存完好,继续讲述着光辉灿烂的唐宋文明。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21.jpg

鎏金法轮银臂钏  

5.5×4.5cm

著录:美国纽约怀古堂,1980年。

参考:唐代 鎏金羯摩三钴杵纹银臂钏

法门寺地宫出土


鎏金法轮银臂钏,面鼓隆,内壁平直,系钣金焊接成形,再施以鎏金。具体做法是:先将两块银块分别锤鍱成银板,把银板钣金成镯形圆环,上下带沟槽;再把银板钣金成圆梭形圆环,截面呈半圆弧形。然后将两块圆环对焊,焊缝非常细密,使整个钏体浑然天成,丝毫不见人工焊接痕迹,足见唐代金银器整体制作水平之高和工匠们娴熟的技艺。接着在弧形钏面上錾刻出法轮图案。

唐代流行戴钏,在敦煌莫高窟壁画上表现为大多女性都戴有臂钏。法门寺地宫出土的《物帐碑》发现唐僖宗所赐金银器中只有“随求六枚”而无臂钏记载,但经考证,随求即为臂钏,是唐代对密教特有器物的称谓。随求是密宗菩萨名。唐代密宗流行信仰六臂如意轮观音。敦煌莫高窟中的如意轮造像就有60躯,同时期的四川大足、广元等石窟中亦多有出现。《益州名画记》中更有多处画像。法门寺地宫出土的第四重宝函正面主尊即为思维相六臂如意轮观世音菩萨,这六枚臂钏拟是给六臂观世音菩萨的供奉物。

此件鎏金法轮银臂钏制作精良,工艺精湛,加之密宗特有的花纹,钏面内还保留有原装藏,以其独特、神秘而别具魅力,又具有浓烈的佛教色彩,极为珍贵难得。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23.jpg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26.jpg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一》写经

清代

61×27cm 轴


唐人写经,留存至今仍保存完好,字迹清晰隽丽,装裱精美,极为难得。

大般若经,佛教经典,全称《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简称《般若经》。为宣说诸法皆空之义的大乘般若类经典的汇编。唐玄奘译。600卷,包括般若系16种经典(即十六会),其中第二会(《二万五千颂般若》)、第四会(《八千颂般若》)和第九会(《金刚般若》)为般若经的基本思想,大概成书于公元前一世纪左右,其他各会是在以后几个世纪中成书的。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28.jpg

鎏金六棱花卉银瓶

H19.6cm


鎏金银净瓶,银质,表面鎏金。胎体薄,小口细长颈,下颈中部略粗,溜肩,腹上丰下渐收,足外撇。腹部錾刻盛开莲花,鎏金。肩部錾覆莲瓣一周,下腹饰仰莲瓣一周,颈部刻契丹文。 契丹金银器是中国古代金银器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集中体现了契丹贵族的奢华生活,也反映了契丹本土文化与中原文化、外域文化之间的交融。契丹金银器工艺美术特色,是与悠远的草原民族传统和生活习俗紧密相关的。契丹金银工艺继承了唐代传统,又受到了来自波斯,以及地中海等地文化的影响,并根据本民族的生活习性而创造了极富民族特征的金银工艺,是我国北方大草原上古代金银器文明的鼎盛时期。银瓶用料上乘,做工精细,加之有契丹文字,为研究鉴赏契丹文化提供了很好的材料。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31.jpg

木雕罗汉头像

H18cm


罗汉首取圆木雕就,施红漆为底外罩金漆,双眼嵌黑色琉璃,颇显明亮有神,双目炯炯,眺向远方,额高脸圆,双眉紧锁,双唇微闭,嘴角微微下撇,在鼻翼两侧形成了八字纹,面相威严,刻画纯朴圆润,逼真细致,栩栩如生。

罗汉是中国佛教美术的重要题材之一。宋以后罗汉造像盛行,这也是佛教雕塑中国化的一个表征。罗汉的观念虽源于印度,但在印度并未形成罗汉信仰,也没有罗汉造像制作传统。反观中国,罗汉崇拜与罗汉造像极为普及,这正是禅宗“人间佛教”推行的结果。就外貌而言,罗汉介于佛与人之间,有着佛陀渡世救人的情操,却不必如诸佛相貌的合乎仪轨;擎着人间高僧的外表,却具有更超乎世人的神通自在。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34.jpg

吉州窑剪纸贴梅花纹盏

H5.3cm;D11.6cm


南宋吉州窑剪纸贴花纹盏束口,斜削腹,平底,外部施酱釉,内部酱釉底,窑变花,带剪纸贴梅花。地釉泛黄,所贴梅花也以黄色为基色,釉和花相互搭配,清秀协调。

吉州窑的“剪纸贴花”装饰是以一种特殊的工艺手法,将民间喜闻乐见的剪纸艺术移植到黑瓷釉面上,所见有鸣鹊、飞蝶、奔鹿、鸾凤对舞,以及梅、兰、竹、菊等各种不同花卉、珍禽的剪影,堪称极具巧夺天工、生趣盎然之妙。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37.jpg

琉璃莲花碗

D14.8cm;H6cm


琉璃莲花碗,敞口,弧腹,腹渐收至圈足。外壁凸起数层莲花瓣。以莲花或莲瓣作为器物之纹饰及造型,随佛教之传入而盛行,尔后更取其出泥不染之习性,寓意廉洁,广为各类器所采用。该器状似未盛开莲花,线条温柔婉约,高雅清丽。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39.jpg

鎏金凤凰纹鋬耳银壶

H13cm

参考:辽代 鎏金鋬耳银壶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鎏金鋬耳银壶,敞口,束颈,折肩,圆腹,圈足。壶身通体装饰凤鸟、花草等纹饰并鎏金,一侧铆接带鋬圆环。

此类银壶在中原地区唐代时期和辽代的北方游牧民族地区都有发现,有素面和满工鎏金装饰,也有不带鋬耳的,总体风格特征有唐代本土的金银器风格,也受到西域文化的影响,比如鋬耳圆环是较为典型的粟特风格。而辽代工匠正是借鉴了各种文化,制作出如此精彩绝伦的器物。

此类金银器是辽代贵族宴会上常用的饮食器,也是皇帝赏赐臣下、契丹与其他民族间互赠的珍贵礼品。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42.jpg

花卉纹八曲银盘一对

D12cm


花卉纹八角银盘,盘作八曲菱花形,圆唇,平折沿,斜壁内收,平底,盘心凸棱内饰莲花纹,平沿上饰折枝花一周,以鱼子纹为地。纹饰清新淡雅,折枝花卉枝繁叶茂,生机盎然。

以上两件银盘均为宋代银盘的典型器,保存完好,光彩夺目,不仅体现了宋代贵族雍容华贵的生活情景,也展示出宋代银盘制作工艺的精湛高超。

在工艺上,两银盘均采用了锤压、錾刻等多种技法,虽历经800多年岁月的洗礼,部分出现氧化现象,仍然纹理清晰,制工精细,色泽华丽。

在造型装饰上,银盘的图案布局,从器物莲花、葵瓣的花形特点出发,将传统吉祥纹样寓意意境融入其中,从而将器形和装饰纹样完美和谐地统一起来,从中可知银盘的装饰艺术已经完全摆脱了唐代金银器工艺风格的影响,充分表现出宋代金银器装饰艺术的新风貌。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44.jpg

铜天禄水滴

L10.5cm


此水滴以天禄为型,天禄站立状,前肢微微前探触地,整个身体往后微蹲,有蓄势待发之感。天禄嘴上衔有小杯,为注水池。背上凸起注水孔,含原装吸水铜管。身两侧錾刻卷云纹,犹如火焰形翅膀,这种表现手法颇有六朝遗风。整体造型生动,工艺精湛,具有宋代铜器文房的制作特征。

明文震亨《长物志·器具·水注》:“水注之古铜玉者,具有辟邪、蟾蜍、天鸡、天鹿、半身鸬鹚杓、金雁壶诸式滴子,一合者为佳。”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52.jpg

玉鼠

L4cm


宋代风格玉鼠,圆雕而成,沁色古朴。鼠作匍匐状,前足抱于颌下,圆眼小耳,尾巴贴于身下,肥胖朴实,憨态可掬,形象饱满写实。鼠的嘴部有穿孔。

鼠在宋代的玉雕动物形象中属稀有品种。传统的十二生肖中,鼠占首位,称子鼠,故而以得鼠喻得子;而藏传佛教财神的造像即手捧一只吐宝鼠,因此得鼠又为得财之意。

微信图片_20171211161655.jpg

金霞帔坠

H7.8cm;15.5g

参考:南宋 鎏金银霞帔坠

福建博物院藏


霞帔坠,金质,水滴型,顶端收尖,下端圆润,曲线优美,弧度流畅。水滴型的边框上,装饰有花纹。边框为镂空牡丹、莲花纹,疏密有致。中心为满池娇纹饰,两只鸳鸯戏水。两面图案对称,制作精美。此坠立体感极强,造型处理独具匠心,浑身散发出一种秀丽、和谐的美感。

霞帔是中国古代妇女礼服的一部分,类似现代披肩。是宋以来贵妇的命服,式样纹饰随品级高低而有区别,类似百官的补服。宋代以后,在披帛的基础上出现一种新型服饰,叫“霞帔”。其形制与披帛类似,也作狭长的样式,通常制为两层,上绣纹样,用时由领后绕至胸前,披搭而下;下端则用金玉制成的坠子固定,不像披帛那样随风飘曳。宋代妇女使用霞帔,必须具备一定身份,若非命妇,一律不得自行佩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霞帔已经成了妇女昭明身份的标志。



 
版权所有   北京市古天一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京ICP备07030257号